新乐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河南光山县23名学生被砍事件(2)

时间:2021-02-18 06:39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新乐资讯网
2012年12月14日,美国,康涅狄格州,一名20岁男子闯入一所小学两间教室,连续枪杀20名年龄5~10岁的儿童和6名校方人员。同一天,中国,河南光山县,一名36岁男子

首页-封面故事-社会-经济-文化-专栏-听周刊-爱乐-周刊书店-往期杂志-时尚-

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河南光山县23名学生被砍事件(2) 2012-12-27 14:30 作者:庄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12月14日,美国,康涅狄格州,一名20岁男子闯入一所小学两间教室,连续枪杀20名年龄5~10岁的儿童和6名校方人员。同一天,中国,河南光山县,一名36岁男子进入一所乡村小学,持菜刀砍伤23名5~12岁学生。这种超时空的契合再次反映出的对异常人群的监管和伤害行为的预防难题都令人心悸。

警方公布了校门口监控拍到的一段视频,显示时间是2012年12月14日7:37~7:40,从这段视频中可以看到,头发蓬乱的闵拥军右手挥舞着菜刀,在冲出校门口的时候,砍掉了一个身穿粉色羽绒服的小女孩的书包,在他跑过之后,女孩捡起书包跑进了校园。一群惊慌的学生冲出校园随后又冲进校园,几名老师和村民手持棍棒和长把大笤帚跟在闵拥军后面追逐。监控仅仅覆盖了校门口几米的范围,视频中并没有学生被砍伤的画面,显示的是行凶接近尾声的记录。

视频中挥舞大扫帚的是张道胜,他的家正对着校门,他告诉本刊记者,他听到哭喊声就跑出来了,“转回头就抄了把笤帚”。邹增峰老师就住在教学楼后的教师宿舍,他也是最早赶过来的成年人之一,他手里抄根黑色的棍子。村民王仁明等人也闻讯赶来,这些人终于将闵拥军制服,张道胜回家拿来绳子将其捆绑在地。

十几分钟内,闵拥军砍伤的23名学生,头部伤11名,颅骨骨折2名,耳断裂1名,其他都是伤在手臂、手指、后背。

残酷的凶手

为什么到陈棚村小学砍了学生,闵拥军父亲闵正安至今感到莫名其妙。虽然都同属文殊乡,他们住的邹棚村距离案发地有9公里的路程。他告诉本刊记者:“没有亲戚朋友在陈棚,没有任何关系,我活这么大都没怎么去过,赶集都是他们那边过来赶文殊的集。”

12月18日,惨案发生后陈棚村小学已经复课,校方加强了安保工作,有专职的老师看守校门

在与本刊记者三个多小时的交谈中,闵正安详细描述了儿子案发前夜的异常表现。“他犯事头天晚上,他妈说这两天孩子发病严重,我特地到街上买了半只扁嘴,搞点肥肉,加了些萝卜,搞了一锅菜。”这顿丰盛的晚餐,却被闵拥军超乎以往任何一次的异常冲散了。

按照闵正安的说法,闵拥军这次癫痫发作是在12月11日吃罢晌午饭后,当时他正在院外砍柴、收柴,老伴邹庆秀去地里摘菜,闵拥军和他的小女儿在屋里睡觉。邹庆秀回来后,发现儿子还在睡着,“手杆子上和脸上碰开了”,老两口断定这是发病从床上掉下来过。到下午,闵拥军又抽了一次,过去后他说头疼,闵正安说:“头疼就睡吧,睡起来就好了。”

闵正安说,12日晚上他又抽了两次,13日上午则还比较平静,该吃饭吃饭,该吃药吃药。到中午,不吃药了。“我口(训斥)他,他也不吭气,我发现他开始说话不成行次(语无伦次)。”但闵正安说,儿子得癫痫这21年中,这种事情经历多了,他跟老伴也没当成事。但还是让他觉得有点异样的是儿子的眼神,“看人不正常,眼睛直着看人”。

邹庆秀告诉本刊记者,他给儿子盛了碗肉菜泡饭,但闵拥军只吃了两嘴就往外走,外面下着大雨,等他被劝回来时,羽绒服已经湿透。换过衣服后,给他药他也揉碎了撇地下,然后又往外走。这一次,邹庆秀说她跟着他去了坡上面的大伯家,大伯把他们送回来,劝说下他吃了药。当再开始吃饭时候,母亲说冷了重新盛,他干脆连碗扔院里去了。

闵正安说,闵拥军以前发病从来不打人,但那天下午,“我在堂屋里,听到他妈喊我,上去看见他妈趴在小孙女身上。我就口他:‘你想干什么,’我拉他走,他一脚正踹在他妈身上。他妈抱着小孙女从我身后走,他隔着我去抓,喊着‘你还想走啊’,我一个手死死拽他,他一把抓起桌上的瓷茶杯要砸他妈,我另一只手又一拽他胳膊,杯子摔地下了,粉碎”。

闵正安觉得这次儿子发病不太对劲,他让老伴带着两个孙女住在亲戚家别回来了。“我把他拽上楼,烧的热水在锅里,我说先洗一次吧,他大声说:‘洗,洗得干净净的!’我要下去洗碗,他睡了个把小时。醒过来时我说‘今晚我跟你俩睡’,今年春上在北京发病那次我俩就睡一个床。他大声说‘好’,再说啥他都大声说好。这时候是21点多了,睡了大约半小时,他起来,语无伦次说了一会儿,我跟他去解手,回去又睡了半个多小时,我有点迷迷糊糊,听着他轻轻地穿鞋,我问他又起来做啥,他说解手。他开了院子灯,我赶忙下去,他说要解大手,我看他过去了,我就回去钻被窝。等他半天不回来,我赶忙出去喊他,看不见,他的声音在那边院子的草垛那了。”

闵正安说,这时听到闵拥军喊:“赶紧走,赶紧走,雷电马上要杀我。”“你也跟我一块走。”“把他们都喊起来,快躲起来,要杀好多人。”等他回去穿了衣服拿着手电出来,闵拥军已经不见了。去塘边养泥鳅的地方,周围的草垛子,上面的几个塆子,到处都没有发现他的身影。儿子不是第一次跑了,这次虽然异常,但也没有引起闵正安更多的警觉。他就开着院门,灯也没关,回到自己床上,靠在墙上他还在生气地自言自语:“掉沟里淹死,淹死吧。”

从闵拥军家到村公路,是一条九曲十八弯的盘绕几座丘陵而修的单车道水泥路,下面是村里的稻田,现在充满了泥泞和水洼。7个多小时后,闵拥军来到了陈棚村小学附近,距离是9公里之外。本刊记者的调查无法填补这段时间和空间的空白,这段路上仅有的几户人家没有发现一丝痕迹。

动机之争

为什么做下了这样的一桩大案,闵拥军在想什么,

两次审讯后,光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欧阳明星向本刊记者介绍:据闵拥军交代,他前一段癫痫发作后,父亲不让出门。但“眼看世界就要到末日了,光山要夷为平地了,待在家里也是死”,当晚感到“即将结束生命”的他,跑出了家门。他在寒风刺骨的黑夜中奔走了一整晚,手都冻僵了,深感“末日来临了,老天确实不想让我活了”。

0

三联听周刊,7×24h深度知识陪伴

主编导读、封面大咖说、纸刊播讲、原声采访……

全年52期,开车、通勤、跑步,随时随地无限听,让优质阅读更自由

手机应用商店搜索“三联中读”下载免费体验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登录 注册 退出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